飞得一只好咻

넌 내 하나뿐인 태양 세상에 딱 하나

只手遮天(果泰糖 黑道 强强强)

☞好久不见!最近刚开学学生会比较忙……主要部长那个xxx太气人了,随时都要撕逼,很累:)



5.



闵玧其这几日过得不算顺心,他开始意识到如果所有的地盘都要由自己管理是多么庞大而繁杂的工程,当然地,他想到了分权。

见不得光的世界也有自己的规矩,分给谁权力又分给他多少,闵玧其在一张白纸上写写画画,终究得不出个答案,然而分权实在是势在必行,他也只能选了个看似最为公平的办法。

他在自己最为信任的核心成员、他的老班底中选出了20人,在新入帮会但成绩极佳的新人里选出10人,来争夺自己名下刚好一个省份一共30个具体区划的管理权。当然,他现在所住的别墅区和对应的本市的核心区域将由他亲自打理。

一个帮派的构造,本就是一群老大和小弟的合流,人员是不用分配的,至于辖区的大小和重要性就要靠规则来解决了。

道上有什么规则?谁拳头大,谁的话就是真理,这就是规则。他是不喜见自己的兄弟乱斗的,因而谁能帮他扩张出更大的势力范围,他就会给谁更好的。

眼看着各个被选出来的精英摩拳擦掌地准备着对外扩张,闵玧其着实清净了不少日子,但没待他庆幸,麻烦就又找上门来。

能让闵玧其头疼的人实在是不多,田柾国可必须要算一个。这小子不知从哪听来了他正在分权的消息,非要带着自己的手下和那30个人一争高下,此时正赖在他的书房里不走,大有誓不罢休的气势。

闵玧其嗤笑一声,他田柾国虽然功夫练得实在是比一般的小混混都要能打,可是他哪来的小弟,他身边不过是闵玧其看他无聊派过去任他折腾的几十个人,和其他精英们成千上万的小弟相比简直幼稚得有如儿戏,比之闵玧其留在别墅区的心腹都要少上几倍。

“哥,我能拿下来A市的。”田柾国皱着眉头和笑意满满的闵玧其对峙。后者还是摇头,从手边拿起一打A4纸不紧不慢地阅读着,把田柾国手底下各人的底细都念了个遍,毫不意外地,田柾国脸红了。

“请你不要告诉我你只凭着手下这几十个被你训练成专业杀手的人就能拿下一个城市的势力。”闵玧其把手中的纸扔出,“你以为拿下一城只需要杀了当地的老大吗?”

“我没那么想,但我总有我的办法。”田柾国毫不畏惧地直视闵玧其的眼睛,“我确实是舍不得你,可是我得配得上你。”

闵玧其在心里叹了口气,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家伙来。扶着桌面的手臂肌肉线条已是非常明晰,明显晒过的颜色和凸起的青筋无不宣告着这个曾经瘦弱的少年已经成为了一个训练有素的男人。

闵玧其从来都没打算把田柾国培养成温室里的花朵。田柾国想要做的事,闵玧其通常不会多加阻拦,但也告诉他要自己争取才行。闵玧其是田柾国巨人的肩膀,田柾国依靠着他有了先天的优势,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这么多年了,田柾国从没让闵玧其失望,他想要的,只有闵玧其还没得到。

再相信他一次吗?

闵玧其皱紧了眉头又松开,他站起身拍了拍田柾国的肩膀,“我始终是拗不过你的,”他伸手从书架里拿出一张名片塞进田柾国上衣口袋里,“你先去找他一趟再出发,就说是我让你来的。”

田柾国这才笑开,他顺势把闵玧其拥在怀里,极快地在闵玧其唇上落下一吻。“放心吧,有了哥给的动力,我不会失败的!”说罢像个害羞的傻小子一样跑走了。

闵玧其坐回办公桌后,手指不受控制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哑然失笑。

“笑什么呢玧其啊?”门都不敲还对他直呼其名的人,闵玧其想也不想都知道是谁,“怎么,许你去和金南俊幽会,不许我傻笑?”

来着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哦,原来你和柾国也是我和金南俊的关系啊。”

闵玧其被他噎得没话说,白了他一眼,看着那人利落地关门锁上,坐到办公桌上和他大眼瞪小眼。

“听金南俊说你最近在分权?”闵玧其点头,把他伸向桌上果盘的手打开,“别吃了,金硕珍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我这每天和男朋友恋爱当然心宽体胖,总比你这欲海沉浮每天接受良心拷问的招蜂引蝶的家伙好得多。”瘦高瘦高的金硕珍气定神闲地又扶了把眼镜。

闵玧其黑了脸,极力忍着不对金硕珍施以暴力,“你到底要说什么!快说,说完滚。”

金硕珍见好就收,“你放出去那30个人里有灰狗,怎么,想趁机收拾了他?”

灰狗今年40出头,是跟随闵玧其的老大打天下的老兄弟,对闵玧其接班始终是不服的,明里暗里没少给闵玧其下绊子,前一段时间被闵玧其烧死处理的胖子正是灰狗的手下。金硕珍查出胖子那的账目不对,闵玧其细究之下倒是发现了灰狗投靠相邻的J省老大倒卖毒品的事,动那胖子不过是个开端,让灰狗去抢J省的地盘,自然也存了些旁的心思。

金硕珍看着他,“这可是放虎归山啊,你吃得下吗?”

闵玧其从手边抽屉里拿出了一部手机扔给金硕珍,金硕珍熟练地密码开锁,看到一个闪烁的红点在屏幕上飞快地移动着。

“这是灰狗的车上被我装的Gps,确认一下J省那老头的老窝,到时候分到那区的人若拿不下来我就亲自带人去。”

闵玧其手指敲了敲桌子,“用不到我自然最好,用到我的时候,你可见我拿不下来过?”

金硕珍揉了揉眉心,“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感觉不是太好,好像……是从在门口见到柾国就开始的,心里很慌。”

刚才那张怎么那么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浪漫偶像男男特别版(4)搞基少年团

☞没有存货还有flag感觉自己要狗带的时候发现这篇还写了一些

☞如果你觉得短小那也没办法,我也要活命的(T▽T)

☞改天肯定补回来了啦(T▽T)



(前情提要请自行翻上一篇哈哈哈哈哈哈)

【字幕】不同的地点,同样的手脚蜷缩!

“啊……怎么办,就牵手吗??”JB首先打破了谜之沉默,侧头问身边的Suga。

“哦,那就牵吧。”意外好商量的Suga爽快地把手伸给JB,两人十指相扣后一起坐上了去往机场的保姆车。

【幕后个人采访】牵手的感觉怎么样?

Suga:“啊……能骂人吗?制作组真的……”想了一想,“不过在范的手真心不错,至少很暖和来着。”

JB:“Suga哥的手其实很大来着,但是很凉啊,和他肤色看起来一样凉kkk,不过PD nim,是谁要我们牵手的啊?”咬牙,“很不错呢?”

【同一时间】
“啊……真的很尴尬来着,我们平时不是这种尴尬的关系啊?”Rap monster和Junior手牵手坐在车里相互躲避视线。

“不是,这样的mission不会一直都有吧?真的是……啊……”Junior脸上出现了读书人的忧伤(深深叹气)

两人到达机场后,在大厅里发现了牵着手等候的Jimin和有谦。

“鸡米妮站在有谦米身边真的好可爱kkk”Junior眼角笑出了褶子,Jimin像找到救星一样迅速拉着有谦和两人靠拢。

“哥你们可算来了,只有我们俩在这真的太丢人了……感觉所有人都在看嘤嘤嘤。”

【幕后个人采访】牵手的感觉?

Rap monster:“哇我长这么大,真的!真的!第一次和男人牵手……还感觉?我能有什么感觉吗?”

Junior:“真的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了,我们本来很亲的,这样下去以后要无法直视对方了。(捂脸)”

有谦:“Jimin哥真的很好玩哈哈哈,手也超级小,不过让我们手牵手站在机场,真的不是惩罚吗?”

Jimin:“哇PD nim真的太过分了!坐上车了才给我们任务卡!只能到机场里凑够15分钟,真的,PD nim,很过分啊!”

【另一边】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尴尬啊……”崔荣宰干笑着喝了一口右手的咖啡,田柾国看似镇静,实则专注地吃着左手的吉事果,眼神飘忽,不知在看哪里。

“哦!柾国啊!”机场的地下停车场里响起熟悉的呼唤,田柾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郑号锡眼中看到了感激的泪花。

一旁的BamBam和田柾国亲故相见分外Swag,伸手Dab的时候差点没把郑号锡带倒,急忙对哥哥嘘寒问暖起来。

“啊哈哈没事没事。”郑号锡和崔荣宰隔着中间两个打打闹闹的熊孩子相看泪眼,各自干笑起来。

【幕后采访】J-Hope和荣宰平时关系好吗?

J-Hope:“平时虽然也很亲,但是今天之后更有一种互相理解的感觉了。”

荣宰:“当哥哥当得毫无威严这种事情,经历过的都是过命兄弟了。”

PD:“柾国和BamBam好像一见面就把各自的搭档忘到脑后了?”

柾国(咧嘴笑):“啊,主要是和BamBam是亲故嘛,共同话题多一点。而且抓着荣宰哥的手我真的不敢和他对视。”

BamBam:“厚比哥的手真的特别漂亮,甚至不像男人的手……我的手一动都不敢动的!一直这样(比划鹰爪状),再不分散注意力就要尴尬死了hhhhh”

PD:“但是之前在滑板场也牵过手吧?”

柾国(突然狐疑而后变成滑稽的眼神)

BamBam:“啊这个不能说!不过感觉真的不一样,可能是想的更多吧(捂脸)。”

最喜欢你(飞咻 一发完结 夏威夷梗)

☞飞咻女孩看夏威夷有如过年!

☞刚好听到了Beast这首歌,真的超合适啦超甜!

☞我感觉我的flag要倒了,很伤

☞如果你觉得不怎么样,那你可能跟我想到一起去了

☞可是我一写甜的就这个德行,比较没治(T▽T)




最喜欢你(니가 제일 좋아)



不是,我不是说我和柾国的组合很不常见吗,怎么剩下这几个拼命地凑起我和金泰亨来了?

金泰亨这小子到底害羞个什么劲?

金南俊干嘛这么急着把我往外推,他对我有什么意见吗?(他敢!)

虽然是我先牵的手,可是金泰亨捏我干嘛那么紧?(反了他了(ー`´ー))

金泰亨怎么一进房间就直奔卫生间洗澡?他是不是觉得和我睡一张床很尴尬?

闵玧其面无表情地躺在泳池景房(正是金泰亨撞了门那间)的双人床上,听着卫生间传来的水声内心飘过千言万语,最终看着擦着头发出来冲他咧嘴笑的金泰亨,剧烈的心理活动化成了一个飞过去的枕头。

“呀,你小子刚才不是还害羞着呢,现在傻笑什么啊!”

金泰亨轻轻松松接下飞来的枕头,极力地表现出压下嘴角的努力,但是弯起的双眼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荡漾。

本来以为又要目送着玧其哥和南俊哥这对七年灵魂伴侣到他看不到的地方独处了,谁知玧其哥居然先起了换搭档的话头。

虽然玧其哥说的是柾国没错,不过在早早被他收买的智旻和硕珍哥还有我一个眼神就能自己体会的聪明人南俊哥面前,呵,田柾国?不存在的!

不过现在真的要和玧其哥住一个房间了,好激动啊,冲了澡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啊,啊,好心空(≧ω≦)/

“呀,你头发还没擦干,先别躺下。”

闵玧其目睹了金泰亨行尸走肉般走到床边坐下后机械地擦头发等一系列明显告诉别人他在神游的动作,终于还是忍不住在金泰亨躺下之前拦下了他。

擦了这么半天头发,连发梢的水都没少上一星半点,闵玧其拿过金泰亨的毛巾替他擦起来,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了哥!”金泰亨突然回神,急吼吼地回头想探明他缘何叹气,与跪坐在他身后的闵玧其撞了个满怀,闵玧其失去平衡向后倒去,金泰亨二话不说伸手去抓,只是自己也失去平衡倒向闵玧其,只得伸出手臂去撑,于是两人成了一个经典的床咚姿势。

为什么叹气?闵玧其看着自己正上方金泰亨神色紧张的俊脸,心里又是一声长叹。

闵玧其又不是傻子,金泰亨从一开始自来熟的人形口香糖同乡弟弟变成现在这个总是自觉和他保持距离但是眼神还黏在自己身上的装傻犬系少年(???),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心虚了。

为什么心虚?闵玧其不止一次地试探过,今日这么顺着剩下几人的话头自然也有试探的成分。在重重试探之下,闵玧其觉得,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惊人的猜测。

关于那个猜测,结果马上就要出来了,他却空前紧张起来。万一结果是肯定的,那怎么办,结婚吗?哦不不不,这个想法太可怕了。

闵玧其轻轻咽了咽口水,对着自己上空的金泰亨敷衍地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干笑:“泰亨啊,哥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就和你一组了,你不会介意吧?”

金泰亨咧嘴笑得极欢:“嘿嘿嘿嘿嘿嘿嘿我不介意啊。”

可能是觉得自己人设确实崩得厉害,金泰亨稍微敛去些笑意,干脆松开支撑的手臂整个人叠在闵玧其身上,双手环在闵玧其腰侧,一头软毛还在闵玧其下巴蹭了蹭。“我最喜欢玧其哥啦,今晚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嘿嘿嘿。”

哦,我当然知道了,你都交代了。

闵玧其连推开金泰亨的手都放下去了,完了,金泰亨这小子,是真的喜欢他。

那怎么办,结婚吗?

“啊西怎么总想结婚的!”下意识地把脑海中的怒吼吼出声的闵玧其惊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再看向金泰亨时不免带了些心虚。

拜托了,让他当成我想成家想疯了吧……

“哇玧其哥!你连结婚都想到了!那我们干脆在这里领证吧!夏威夷是允许同性婚姻的耶!”

不是,金泰亨这小子怎么这种时候这么会联想……

闵玧其红了耳根,用力推开身上的金泰亨坐到床边,对着想凑过来的金泰亨竖起了手指:“你先别过来,回答我几个问题。”

金泰亨像只大型犬一样乖巧地托腮坐在床的另一边,点了点头。

妈的还有点可爱……闵玧其心里对自己翻了个白眼。

“你刚才说喜欢我,只是开玩笑吧?”

金泰亨闻言瞪大了眼睛,“怎么是玩笑呢,真的超喜欢哥!”

闵玧其揉了揉刺痛的太阳穴,“不是成员和同乡哥哥那种?”

金泰亨突然正色起来,抱过一旁的抱枕,下巴靠了上去。

“玧其哥你真会安慰自己,倒是让我伤心。”沉郁不过片刻,金泰亨突然嗤笑一声,“闵玧其,我刚才突然松手你以为只是撒娇吗?”他放下抱枕大步走到闵玧其身前俯视他的头顶,“我是在怕我忍不住吻你。”

闵玧其:什么玩意这小子怎么突然就过来了都这样了咋整啊……

金泰亨似乎看出了他的纠结,俯身找上他的唇瓣与他嘴齿相依。“哥不用想太多,乖乖接受就好了。”

吻也是,我也是。

闵玧其在那人近在咫尺的呼吸中闭上眼,再次勾起了唇角。好吧,反正不是结婚,这个结果倒不是不能接受。

니가 제일 좋아 너 하나면 돼
最喜欢你 有你一个就行。

对不起这个太幸福了想哭了(ಥ_ಥ)

浪漫偶像男男特别版(3)综艺梗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这篇好久都没更了哈哈哈,然而我今天发现了存货!给你们放出来啦!

☞其实严格来说不是cp文,因为每一个环节cp都会换哈哈哈

☞所以就当是看综艺就好啦!

【第一话:浪漫初遇·下】


【场景:篮球场】

“呀,我到底为什么要选篮球场啊……”朴智旻哀怨地看着前方场地上博弈的大个子们,坐在场边为拉拉队准备的长椅上无措地看了看手机。“人怎么还不来啊……这样显得我好可怜来着……”

PD:“Jimin xi希望的date对象是谁呢?”

朴智旻:“啊……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大高个子就好了。(笑)”

PD(望着来人):“看来Jimin xi要失望了呢……”

朴智旻回头,看到用花束挡在下巴前的金有谦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朴智旻:“……”

“哦Jimin哥!What’s up man?”递上手中的花,金有谦亲密地与他击掌。“智旻哥,我们来斗牛吧?”

朴智旻伸手揽住金有谦的肩膀,“不要小看我哦,你哥我弹跳力超级好呢。”

【幕后个人采访时间】
PD:“Jimin xi篮球打得好吗?”

朴智旻:“呃……哎西总之就是投进去就好了!”

PD:“那有谦xi呢?”

金有谦:“其实,我也……没怎么打过。”

PD:“……”

【场景:黑胶店】

“哦,这位的唱片也有呢,神奇!”田柾国站在唱片架子前左看看右看看,对店内丰富的唱片存量赞叹不已。

PD:“柾国xi平时也喜欢黑胶唱片吗?”

田柾国:“很久之前就想来逛一逛了,感觉黑胶唱片比现在的专辑光盘什么的更有意义呢。”

“哦!柾国啊!”

田柾国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声音在没有几个人的店内更加响亮,他还没回头就笑了出来。“啊,是荣宰哥啊。”拿过递上来的花塞进从店那边穿越几排唱片架到来的崔荣宰怀里。

崔荣宰接过花,“啊,平时也不是没见过,这样见面真的好尴尬啊哈哈哈。”田柾国也跟着笑出声来,“哥这么一说我都尴尬了,我们就像之前那样相处就好啦,随意地。”说罢友好地勾住了崔荣宰的脖子。

“呀……柾国啊,你最近健身强度是不是太大了?”崔荣宰扒开把自己箍得紧紧的肌肉手臂,像解放了一样大口喘气。

【幕后个人采访时间】
PD:“荣宰xi对今天的初遇对象还满意吗?”

荣宰:“平时都是主唱所以很关注柾国来着,但是没想到这小子现在健身这么狠……”

PD:“柾国xi怎么看今天的初遇对象呢?”

柾国:“荣宰哥声音辨识度真的超高kkk,平时荣宰哥偶尔也会掺和进我们97line里打闹,不过今天这么见面真的突然好尴尬……”

PD:“哦,为什么会尴尬呢?”

柾国:“今天第一次仔细看荣宰哥的脸kkkkk好负担”

PD:“……”

【场景:滑板场】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小心点啊!”

J-Hope避过身旁快速穿梭的轮滑选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方U型滑道上做着各种空中动作的潮人们,小鹿样的眼睛跟随着人们的身影,看起来十分紧张。

PD:“Hope xi不想一起玩吗?”

“我?”J-Hope瞳孔地震中……“我还是不了吧,我看着他们就很开心了,呵呵呵。”

“厚比哥!”接过身后导演递来的花,J-Hope回身与小步跑来的Bam Bam来了个High five,把花递到弟弟手上。

“厚比哥!我们来玩滑板吧!Mark哥平时有教我的,我来教你!”Bam Bam兴奋地接过制作组给的两块滑板和护具,自告奋勇地为干笑中的J-Hope戴上头盔和护膝,看出后者的紧张后还故作成熟地拍了拍哥哥的胸口。

“Eaaaaasy man!Take it eaaaasy!”

【字幕】J-Hope:我的笑不是笑……

在Bam Bam的指导下,J-Hope很快就能在平地上滑得有模有样,终于,两人抱着滑板站到了坡道前……

【字幕】接下来的片段为了守护舞蹈队长的人权我们就剪掉啦~(请关注我们的网站kkkk)

【场景:旋转木马】

“不是,我们最后不是要一起去机场吗,为什么要找这么远的游乐园?”Suga摆出闵式嫌弃脸嘟嘟囔囔,“因为这个我今天是成员里最早出发的了!啊……”(愤怒无语)

PD:“Suga xi昨天没有睡好吗?”

Suga:“当然了!我昨天为了改我之前做的Track凌晨三点才从作曲室出来!睡了三个小时就来了!”

【字幕】啊……以为是因为节目兴奋得来着……

Suga:(秒懂中)“啊,那个……因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嘛,很激动的。”

PD:“……”

PD:“Suga xi去选择喜欢的位置坐下吧。”(指旋转木马)

Suga转身,麻利地走到旋转木马转盘上的马车里,靠着背坐下,闭眼。

PD:“……”(好像每次碰到这小子都很无语啊)

“哈,这哥还是这副样子啊。”不知何时站在PD身边的JB突然出声,看着在旋转木马上巍然不动要睡着的Suga发笑。

“哦!在范啊。”Suga从旋转木马上下来,和JB友好地打了招呼,立刻开始了控诉。“我跟你讲,我今天早上第一个出门的,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么远的地方。”

PD无语地递上一张任务卡。与此同时,其他场景的cp们也都接到了同样的任务。

“为了激发Bromance,请选择了同一场景的两个人在到达机场的途中保持十指相扣的牵手状态15分钟以上!”

“呀西!我不是说了这种肉麻的事情不要做吗不要做!!!”崔荣宰无语问苍天,其他cp们也都怨声载道。

这个flag我先放这。。。

大逃杀(all糖 暴力)

☞我以为这章早就发了,因为其实写完很久了。。。


五.
昨晚和闵玧其聊到很晚,如果不是树叶间隙中投下的阳光着实晃人,金硕珍恐怕还会再睡上一两个小时。两人在树上睡了一晚,用绳子把自己和树干紧紧绑在一起是仅有的防护措施,他脸上一阵痒,被蚊子咬起了几个包。

身上没有可以看时间的东西,金硕珍眯着眼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大概是在东北方向,心中稍微安心,还是上午,不过为了讨论接下来的去处,他还是要叫醒闵玧其才行。

他解开安全绳往闵玧其的方向走了走,后者似乎格外浅眠,树干只是轻轻地晃动了几下,闵玧其的睫毛便开始剧烈颤动起来,随即迅速睁开了眼。

“是我。”听到金硕珍的声音,闵玧其伸到腿边箭筒的手才收了回来,利落地解开了身上的安全绳。

“早。”闵玧其伸手揉了揉眼睛,睡意朦胧的样子看起来格外平和。金硕珍被他逗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哎一古我们玧其真可爱。”不顾闵玧其随后抛来的白眼,他伸手拉过闵玧其的右手利落地帮他换起药来。

“别把手包进去。”闵玧其活动了一下右手手腕觉得不耽误运动了才放心地长出了一口气,“我们现在还没有走出H区的范围,我和柾国约了在E区汇合,这段路可能会遇到很多人。不能掉以轻心。”

金硕珍把药品放回背包,对闵玧其点了点头,两人中他的经验虽然更多,但显然闵玧其才是主导,对此他完全没有异议。

两人先后滑下树干,闵玧其看了看面前错落的几百棵高大的树木,又套出胸前口袋里的地图看了看,指了指一个方向。“我们大概要向这个方向走。”

金硕珍也看了看闵玧其的地图,皱起了眉。“等等,这个图有些不对。”他从小腿旁的口袋里套出自己的地图,放在闵玧其的地图旁边对比。
“我们所在的位置很明显是一片森林,可是在你的图上这一片是绿色的森林标识,我的上面却是红色的住宅区标识。”

“地图有假?”两人对视一眼,更加仔细地观察起两幅地图来。

“我昨天去找柾国的时候曾经接近过朴智旻他们的出口,那里东北方向是F区,可以看到民居的屋顶,这两幅图上F区的标识也都是住宅区,也就是说地图不全是假的。”

“不论真假,这些区的编号都是没错的,只不过我们面临的环境可能不同而已。”金硕珍得出结论后看了看闵玧其,“地图上的所有区域中只有草原区和沙化区对我们比较不利,其他的我们还是可以解决。”他拍了拍闵玧其的肩膀,“走吧,相信我们的能力。”

闵玧其点了点头,把地图放回口袋里,率先向树林深处走去。“背后就交给哥了。”

“好。”金硕珍快步跟上去,打量四周的眼中充满了笑意。

太阳从东北方逐渐上升到了头顶,夏初的正午阳光算不得友好,闵玧其的手臂上本就包着纱布,温度上来之后更是热得很,他却步调悠然地走着,左手握住弓,右手有意无意地除着箭筒。

金硕珍怕他精神过于紧绷,拍了拍闵玧其的肩示意跟他换个位置,闵玧其摇了摇头,金硕珍的武器是手雷,在前面无疑太过不利了。从树上下来后两人为了不惊动他人尽量地减少了语言交流,用肢体动作传达得更多。

又沉默地走了半晌,闵玧其对后面挥了挥手,金硕珍马上停下脚步,跟着闵玧其躲到一棵还算粗的树后面。

“我求求你们了,我还不想死,由美还在等着这些药,求求你们放了我吧。”短发少女颤抖着跪在三个结伴而行的男生面前,手上紧紧地攥着一个背包,对着顶在自己额头上的棒球棍苦苦哀求。

三个男生中老大模样的人伸手抬起了女孩的下巴,眯起了眼,“像你这种没用的东西留着倒也不成问题,但是我们兄弟三个好久没开过荤,你看,是不是解决一下?”说话间手已经不安分地顺着女孩的脸颊摸到了胸口,轻佻地捏了一把。

女孩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又不敢拍开男生的手,只能噙着眼泪抱住背包,生怕包里的东西被抢走的样子。

眼看着三个男生已经快要剥光女孩的衣服,金硕珍拉了拉闵玧其的衣袖,用口型示意他“怎么样,帮不帮?”闵玧其似乎还没想好,他慢吞吞地用目光清点了一下箭筒里的箭,又看了看前方的三个男生,想了一阵,这才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金硕珍有些惊讶,但又觉得在意料之中。由他出手自然不大合适,闵玧其也没把任务留给他,自己抽出一根羽箭夹好,稍作瞄准后就射了出去,羽箭准确地命中了领头男孩的肩膀,三人惊慌地向两人所在的方向看来。

“这边!”金硕珍拉着闵玧其迅速后退隐没在草丛中,在三人到来前已经跑出去了将近百米。

见三人拨开草丛一步步走近,闵玧其再次张弓射箭,落在两个“跟班”之一的男生肋骨处,红色的血迅速染红了浅色的夏日衣衫。

“好像射中了什么内脏呢,他要死了。”闵玧其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手上动作却没有停过,搭好另一只箭瞄准了唯一完好的男生的额头。“啊,额头还是有些负担。”他的手迟迟不能松开,金硕珍见状咬了咬牙,在闵玧其身后握着他的手拉开弓把箭射了出去。

金硕珍的大手迅速捂住闵玧其的眼,“不要看。”他一手捂着闵玧其的眼,一手握住闵玧其的右手再次张弓射箭,破空声后,金硕珍终于松开了闵玧其,撑着胃瘫坐在地呕吐起来。

Baby Baby(9)

九.好去莫回头

聚餐后当然是各回各家,天色已暗,闵玧其作为经纪人第二天要去给金泰亨的新电视剧签合约,饭后嘱咐金南俊送田柾国和金硕珍之后坐上金泰亨助理开来的车去他家借住。

朴智旻和金泰亨同龄,两人经常同进同出,住宅更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俩关系好一样买了相邻的两套房子,加上住同一个小区的郑号锡,四个人坐车,闵玧其当然地占了前排,剩下三人挤在后座眉来眼去,到底还是朴智旻好欺负,被剩下两人推出来当枪使。

“哥,听说你是在BH年会上第一次见到小国啊?”闵玧其点头,朴智旻虽然早就知道答案,还是不免惊讶,“什么都不知道就签了他?”

闵玧其看了看后视镜里三双闪着求(ba)知(gua)欲的眼,嫌弃地瞥上一眼。“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了,脸我不是看见了嘛。”

脸?金泰亨心里瞥了闵玧其一眼,当初也不知是谁在SG面试的时候对他说长得太好看摆脱花瓶名头很麻烦不想收来着!

三人眼神交流一番,都知道这事多半问不出什么结果,也就没多说什么,岔开话题又聊的热火朝天。

第二天田柾国醒的格外早,金硕珍去参加朋友的首映仪式了不在家,他百无聊赖地闲逛了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的东西还没搬过来,休学手续也还没办。

富贵误人啊……田柾国一边鄙视自己一边换好了衣服背包出门,却不想在门口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Watch out!”男人又高又瘦,被他这么一撞当即重心不稳坐到了地上,却也没急着爬起来,推了推鼻梁上圆片的金丝框眼镜抬头看他,“你就是田柾国吧?你好,我是Suga的助理Patrick,你可以叫我Pat。”男人冲他伸出一只手,自来熟地在和他握手时抓住他的手站了起来。

田柾国这才看清男人的脸,介于东西方之间的英俊面孔,黑色浓密的头发在下颚开始卷曲,衬得棱角分明的脸还带些邪气。明明看起来是忧郁系的长相,偏偏神情丰富,整个人洋溢着快活。

察觉到他的目光,Patrick友善地一笑,“我是来带你去学校搬东西的,Suga今天可能要陪V到很晚,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好了。”

田柾国点头,跟着Patrick走到车库。“哦,接下来是我们今天的彩头。”这个高瘦俊朗的男人冲他做了个鬼脸,在车库外头的白色邮筒前停了下来,田柾国这才发现这个邮筒样的东西的实体好像是个保险柜,滴滴几声响过后,Patrick把田柾国推到柜门前,“你来选吧,我们今天的座驾。”保险柜里面不深,整个柜子被分成了6×6的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放着一把车遥控器。

连驾照都没有的田柾国一筹莫展,今天他去搬东西,万一抽了一辆跑车……闵玧其会杀了他呢还是杀了他呢?

Patrick适时伸手指了指最下面的两排:“这两排都是保姆车或SUV和越野,你随便选一个就好。”

田柾国拿出一把黑色的遥控器,看到上面的标志后苦笑开来,他一个出去打工走的穷学生,居然就这么坐着路虎大摇大摆地回去收拾东西,想来传言可会十分热闹。

不过料到闵玧其其他的车怕也是这种画风,田柾国还是麻利地坐上车为Patrick指路,闵玧其的宅子在市郊,田柾国的学校在大学城的边缘,倒也不算太远,尽管堵了一会车也不过四十分钟车程。

艺术类院校校园要比其他学校热闹得多,毕竟上课时间更加有机动性,田柾国和Patrick办了证明进到校园里的时候正赶上他们系的一节选修课下课,田柾国在人流里看见了自己的室友们,便要Patrick停车自己走了下去。

“呦小国,我们刚才看着这车还想着要下来个漂亮妹妹呢,怎么是你这个糙汉啊?”宿舍的老大带头打趣,几日不见的室友们把他包围起来问长问短。

“柾国,我们要去哪栋楼?我先把车停好,你也先和朋友们叙叙旧。”Patrick把车开到几人身边,摇下车窗问道,视线落到田柾国的室友时还礼貌地一笑,田柾国仿佛听见了身后的吸气声。

急忙指了路,Patrick点头升上车窗前还不忘对他的室友们点头致意,身后几人齐齐怔住,田柾国被逗得哈哈大笑。

“你小子还笑?你上哪找了这么个有钱的天仙哥哥啊?”寝室的老三拍了下田柾国的后脑勺,似乎在掩饰自己刚才的失态。

“是啊柾国!我们刚刚还说你怕不是勾搭了个富婆呢,怎么是个带把的?”“对啊,莫非……嘿嘿嘿。”“没看出来啊柾国!怪不得之前拒绝了校花的表白呢!”

室友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害田柾国臊得不行,急忙武力镇压了三个室友,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简要交代了一番。

“我靠!这个神仙哥哥,是闵玧其,的助理?!”宿舍老大的父亲是有名的制片人,自然对闵玧其颇有了解,因此才更加难以置信,“就是,SG那个,闵玧其?!”

田柾国点了点头,三个闹腾的室友默契地安静下来,这种诡异的安静一直维持到田柾国的行李被他们收拾好交给Patrick,期间田柾国几次想开口都被三个人“不行你别说话让我思考一会”的眼神堵了回去。

“小国,你这真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老大送他到门口时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难得地正经了起来,田柾国也不自觉地严肃起来了。

“我们三个回去统计一下要吃什么,你记得请吃饭啊,我给你发在微信上。”老大指了指他的手机,转身留下一个深藏功与名的背影。“再见啦,兄弟。”

“我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田柾国扭头喊了一句,心中却还是有点酸涩。虽然室友们用逗比的行为掩盖了,却还是带给他些离别的伤感。他办了休学,如果以后发展得好,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完成学业,大学,室友,兄弟,可能今日就是最后一面了。

坐上车,田柾国从后视镜里与去而复返的老大四目相对,却没再回头。

我们彼此知道这是一条最好的道路,所以都不会回头,只能相信,一直努力地往前走,我们会在未来再次相交。

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

Baby Baby(8)

☞对不起你们……我今天才发现Baby Baby已经开了一年多了才更了8章……你们骂我吧,都怪我这个沉迷修仙玩游戏不务正业的人(T▽T)

八.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闵玧其是个吃饭时不喜说话的人,坐在一桌高谈阔论的人中间也淡定自若地吃着饭,不时把烤好的肉放进每个人盘子里。他原本食量便小,再加上没怎么说话的缘故,老早就放下了筷子。

“哥,你还没说把我们叫到一起有什么事呢。”金泰亨一见闵玧其放下筷子就立刻问道,嘴里的肉还没嚼完,声音含糊。

“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吧金影帝。”朴智旻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怼金泰亨的机会,见缝插针地嘲讽了同岁朋友一句。

“今天叫你们来一是给这小子介绍一下我工作室的人,另外也是给你们几个安排了一项行程。”

“什么行程?我又不跑通告,不会又要录音了吧?”朴智旻一声哀嚎,想起闵玧其录音时的苛刻就心惊胆战。

闵玧其扫视了一下桌上的人,指了指田柾国。“SG娱乐不缺声乐教练和舞蹈老师,但是这小子我是签进了工作室的,你们大概也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他拍了拍身边金南俊的肩膀,“这小子的出道专辑词曲方面我和南俊会看着办,其他的声乐、舞蹈和演技方面,你们作为前辈,我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用里行程空闲的时间给他每次为期3个小时的单独帮助。”

看到余下几人有些为难的神情,闵玧其轻轻一拍桌子,笑弯了眼。“你们平时的行程我可是都过问着的,现在,你们是自己决定哪天的三小时还是……?”

“自己决定自己决定,这个……柾国啊,我反正也没通告,你随便挑个下午就好。”朴智旻急忙表态,对着田柾国挤眉弄眼。虽然他作为闵玧其地下团体的成员不需要跑行程追求曝光率那么辛苦的工作,但和闵玧其这么挑剔的人一起待在工作室其实更痛苦好不好!

朴智旻首先置身事外后剩下的几人也纷纷迅速表达了自己乐于助人随叫随到的意愿,田柾国看着好笑,转头看了看笑得十分“善良”的闵玧其,对方薄荷绿色的头发近日褪色不少,现在已经接近于米白色了,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几乎透明,看起来明亮又暖和。

要是其他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会感叹一句孩子果然还是太年轻,明亮暖和?闵玧其?

总之,他们在饭局的尾声愉快地为田柾国的单独辅导定好了时间。闵玧其拿出手机记录好后立刻发给了他的助理拿去排时间表,田柾国的练习生活将从下个星期一一大早就开始。闵玧其的助理效率惊人,迅速地排好了为期2个月的练习,甚至联系好了两个月后的电视台准备出道舞台。

“好的,我知道了。”闵玧其挂断了电话,他刚刚给SG娱乐的助理培训处总监打了电话,田柾国的助理从星期一开始就开始与他为期两个月的试用期了。

“又是这么大阵仗,隔了好久才看到玧其哥带新人,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郑号锡拍了拍田柾国的肩膀,“以后的两个月就辛苦你啦,加油,挺住!”

金泰亨无言地跟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田柾国分明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怜悯……

他还有些不解的时候,金南俊也凑上来捏了捏他的肩膀,“不瞒你说,玧其哥的工作室的那些人其实都没带过纯新人,对你的要求可能会……”

田柾国恍然大悟,许是因为还没从中二期彻底走出,他也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目光刚好从手机上抬起来的闵玧其被他这一句台词出其不意地逗笑了,粉红色的牙龈出现在视野里,田柾国觉得刚才喝的柠檬汁好像有些过于甜腻。